涵潤小說
  1. 涵潤小說
  2. 玄幻小說
  3. 庶子不當
  4. 千裡奔襲進京城 第四十四章老道上門

千裡奔襲進京城 第四十四章老道上門


-

這個黑袍人正是白天碰見的老道,陳天問怎麼都冇有想到,今日才和老道打了一個照麵,今晚就再次見麵了。

真是日有所思,夜不早睡就會招惹不乾淨的東西。

兩人對視幾秒。

老道盯著陳天問那張消瘦的臉,嘴角含笑的說道:“意不意外,驚不驚喜。”

陳天問一聽老道這話,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比較好,這個老道白天和晚上的性情還真不一樣。

見對方言語間冇有惡意,陳天問逐漸穩下心神,不再慌亂,而且對方夜探陳府,顯然是不想大張旗鼓。

陳天問從書桌後走了出去,對著老道恭敬道:“真人,不知夜入陳府,找晚輩何事。”

“白日貧道還把你三叔打傷,這大晚上的看見貧道,你小子不害怕嗎?”

老道淡淡的打趣道,一雙眼睛肆無忌憚地打量著對方。

“真人對我並冇有惡意,晚輩又何懼之有,更何況以真人的武功,這幾丈之內,晚輩就算是害怕也無用處。”

陳天問站在一邊,語氣不卑不亢。

老道聞言,點了點頭。

他從衣服裡掏出一個信封,遞給陳天問說道:“你打開看看。”

陳天問麵露疑色,從老道手裡接過信封。

他看了一眼信封,上麵的火漆印還在,說明確實冇有人動過。

幾分鐘之後。

陳天問對著老道躬身行禮道:“前輩,走吧。”

信封上內容並不多,是陳天問爺爺的親筆信,主要內容就是讓陳天問跟著對方走,其它的話隻字未提。

老道以讚許的眼光看了一眼陳天問。

“你不去跟家中的父母告彆一下嗎?”

“不用。”

老道深夜來訪,還送來了爺爺的書信,陳天問自然知道這事不宜張揚,陳家人多眼雜,顯然爺爺也是想著他悄無聲息的走。

“不需要帶點什麼東西嗎?”

老道再次問道。

陳天問轉身,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生活多年的房間,他走進裡側的臥室,從枕頭底下摸出三枚銅錢,隨手取了一件長袍披在身上,走了出來。

老道看了一眼陳天問,身上就多了一個保暖的衣服,轉身走出小樓,陳天問低著頭跟了出去。

今夜無月也無雪。

小樓外,老道提著陳天問的肩膀,一躍而起,騰空數十丈,幾個轉瞬就從陳府的上空消失了。

武盛坊,北襄王府。

屋頂上,陳天問一臉蒼白,扶著屋頂正脊彎腰喘著粗氣,全身凍得直打哆嗦。

老道站在一邊,觀看著北襄王府的佈局,北襄王府比陳府大了不少,但顯得很簡潔,反而冇有陳府中的燈火通明,佈局也極為簡陋,整個王府正正方方,偌大的王府除了幾個值班的奴仆靠著門房打瞌睡,顯得很寂靜空曠。

老道收回眼神,看著陳天問說道:“陳家小子,你人還好吧!”

陳天問站直身子,揉了揉凍僵的臉,顫抖地說道:“前輩,無礙。”

“那你在這裡等著貧道,夜晚風很大,人儘量蹲著,不要摔下去了。”

老道吩咐一句後,人轉眼間在原地消失不見了。

陳天問在冷風中淩亂了,他看了看自己所在的高度,害怕地又蹲下身子,嘴裡唸叨道:這麼高,害怕我摔下去,也不知道把我放下去。

老道離開屋頂之後,在一片建築群中,一個一個地揭開屋頂的瓦片檢視,不久就找到了陸遊京的身影。"

老道翻身下屋頂,他推開門,走進裡屋,看著陸遊京躺在床上熟睡。

老道站在床邊嘴角含笑,他伸出手指戳了戳陸遊京的臉龐。

陸遊京翻了翻身,背對著老道,嘴裡含糊不清地嘟囔著:“饅頭,饅頭。”

老道玩性大發,他直接走到陸遊京的床上,蹲下身子,用手又戳了戳陸遊京的臉。

陸遊京可能感覺到臉上不舒服,他閉著眼睛,微微抬起手,朝著空氣劃拉了一下,嘴裡再次說道:“魏叔,彆鬨。”

老道看對方這樣都不醒,他直接上手住著對方的臉的,微微用了用力。

陸遊京可能在睡夢中,感覺到身體被什麼禁錮住了,讓自己很不舒服,這次他的反應比前兩次更激烈。

他抬起手,用力的朝著自己的臉龐打了過去,一巴掌拍在老道的手臂上。

老道看著陸遊京拍過來的手,冇有躲避,任由對方的手搭在自己的手臂上,反而更加用力的捏了捏陸遊京的臉。

陸遊京感受到身體上的疼痛加劇,他皺著眉頭眼皮一動,閉著的眼睛微微露出了一條縫隙。

老道蹲著身子,笑著說道:“醒了嗎?”

陸遊京睡眼朦朧,小聲的說道:“你誰呀!”

“不認識貧道了嗎?”

陸遊京估計是還冇回過神來,嘴裡不耐煩的說道:“誰認識你呀,都是苦命人,你要在這旁邊睡覺,你就睡,彆打擾我。”

陸遊京轉過頭去,閉著眼睛說道:“魏叔,今日吃什麼,想點辦法弄點吃的,實在不行就把那匹馬賣了,反正也瘦得身上冇有幾斤肉了,趁著還冇餓死,能賣個好價錢。”

整個房間裡,就老道和陸遊京兩個人,他的呼喚得不到迴應。

老道聽著陸遊京的話,一臉懵逼,不知道對方這是在乾嘛。

至於陸遊京,他整個人就冇有醒,或者說神誌還冇有清醒,以為自己現在身處破廟裡,把老道當成了一樣的苦命人。

大家躺一起相互取暖呢,誰也彆嫌棄誰。

老道雖然不知道對方,這是一個什麼情況,但他還是懂,這人就冇清醒。

老道伸出手,用力的往陸遊京的腦袋瓜子上一彈。

“砰”

一聲很清脆的聲音在房間想起。

“嗷。”

“痛,痛痛痛。”

陸遊京整個人彈起,坐直了身子,他睜著眼睛,一雙虎目怒視著老道,高聲道:“你乾嘛!”

“現在醒了吧。”

陸遊京看著老道的臉大罵道:“你彆仗著自己的年齡大,就可以隨便對人動手動腳啊。”

老道苦澀一笑:“看來你還是冇清醒過來。”

“誰冇有醒,誰冇醒啦。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