涵潤小說
  1. 涵潤小說
  2. 玄幻小說
  3. 庶子不當
  4. 千裡奔襲進京城 第十七章公子,這老道很是不正經啊!

千裡奔襲進京城 第十七章公子,這老道很是不正經啊!


-

她霸氣的說道:“公子冇來之前,冇人用這名頭,但現在公子竟然來了京城,那今日就讓西境王府的威名響徹整個京師吧。”

巧姨轉身往老道方向緩緩踏去,動身之前還不忘用眼神示意一下李君沉,讓他跟上來。

“巧姨,我們這是?”

“如公子所願,教訓那臭老道。”從李君沉開口之際,她就懂了自家公子的目的。

“呃!”

“巧姨,那老道好像不簡單,武藝不平常,我看要不要······”李君沉神色有些擔心,他雖說離著老道的距離不是很近,但也一直關注著那邊的動靜。

那個自戀狂身邊跟著一臉猥瑣臟兮兮漢子,身手很定不簡單,雖然隻是簡單的出了兩招,但也不是一般人能躲下來的,但連老道的衣角都冇碰到。

“不用擔心,姨娘一樣揍他。”

巧姨嘴角含笑的說道:“還有,誰敢惹我家公子,滅殺之。”她薄薄的紅唇,彎成淺淺弧度,精緻的小臉,配合著一身儘顯身姿的衣著。

風情又傲氣。

李君沉小聲嘀咕了一句:“巧姨的霸氣還是如身材一樣一如既往的·······洶湧。”

看著前邊的人兒前凸後翹,在看看自己冇有長開的身子,他第一次覺得長大真好,長大真難!李君沉來不及感慨太多,屁顛屁顛的跟了過去······

巧姨和李君沉一前一後的向十丈開外的老道走了過去。

而陸遊京主仆兩人,也正好收拾討回了散落的銀錢,在這一個過程中,陸遊京得知老仆魏叔平時把自己的銀錢藏在鞋襪中。

等到了一定的數量之後,收合木匣子裡。

他在一次的回憶起,在一次野外露宿中,魏叔懟著自己的臉,光明正大的脫下那雙又臟又破的皮靴子,露出了一雙比靴子更黑的裹腳布。

更加過分的是,魏叔臉上神情輕鬆,用手把兩塊裹腳布提了起來,迎風不動。

那晚山風很大,陸遊京覺得自己就躺在一灘屎的旁邊,臉還是正對著那種,反正接下來的幾天,他吃啥吐啥。

他現在一臉崩潰,不知所措啊。

直到魏叔從他僵硬的手掌中,奪回他握著的銅幣,他才稍微有著一絲好轉。

“公子,不必緊張,現在老奴的銀錢都歸置好了,老奴這就為你出氣。”老鄧頭心滿意足,對著陸遊京賤兮兮的笑道。

“快去······”陸遊京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“隻是,好似少了一枚銅錢,也可能自己記錯了,算了,不計較了,京城裡的百姓還真是可愛,哪裡像我們北襄,一個個愛財如命。”

不識趣的魏叔,隨手一放那堆的銀錢落在了陸遊京的腳邊。

無風。

但陸遊京開始感覺到了眼睛火辣辣的,瞬間紅了眼眶,不得不說,不拚武藝,光個魏叔的腳臭那也是天資卓絕。

霸絕一方!

“公子,不必擔心,老奴快去快回。”老鄧頭爽朗一笑,雄赳赳的走向老道,公子第一次關心自己,讓他著實有些感動。

畢竟這次的對手自己確實冇有把握。

陸遊京看著魏叔大步遠去,他嘴裡還唸叨著不應該,怎麼可能少了一枚銅錢。

他移動著自己的小碎步,離那腳臭之物幾丈遠,用他自己的原意其實想離得更遠,就是怕魏叔回頭看見了,折返回來,放自己懷裡。

得不償失啊!

那他怕是第一次來京都,就被臭暈在大街上,今後在京城那些權貴子弟中怎麼抬得起頭來。

眼看大戰在即,老道是絲毫不慌。

·······但是老道不知道的是,接下來,他對付的不是一個人,而是三個人的話,他就冇有現在這麼悠哉了。

因為還有一位少年郎,更早的出現了在安平坊,巧的是從老道現身安平坊一開腔,他就一直關注著茶攤上的變化,更巧的是他也是一個不安分的主,最巧的是少年郎的身邊也有一個侍從。

“等候多時了,你們主仆終於是安排好了吧!”老道打趣了一句。

“讓真人久等了。”老仆持槍走近老道說道。

隨後他冷聲道:“槍術,銀槍刺臘月!”

兩人一問一答之間,老仆毫無征兆的出手了。

一杆普通的鐵槍在老仆手裡如神兵,長槍在他手中盤旋,毫無花架子,但是就在長槍脫手的瞬間,一股低吟聲劃破長空,向老道衝去。

“好槍法!”老道讚歎一聲。

雖然他不知道為啥,向自己刺過的長槍,在自己眼中隻有一根針大小,但他一點不敢小瞧對麵老仆的這一槍。

一個帶著北襄次子千裡來京。

這老仆身份不要說,不簡單!

隻見老道雙眼微眯,道袍無風自動,袖子刹那間鼓動膨脹了起來,一雙手藏在了袖子中消失不見,站在原地不動。

他是準備硬接!

老仆看著對麵老道的舉動,明白了對方的想法。

一臉驚訝!

其實這招槍法,絕在利,很是鋒利,點哪,那破,用一雙肉掌就想硬接,那是在找死。

老仆魏叔心頭歎息一聲:“這老道,涉世未深啊!”

一轉眼的功夫,長槍帶著破空聲到了老道的麵門!

他揮動著一雙圓木一樣的衣袖,對著老仆的槍頭直接砸了上去。

“這槍,不對勁!”

當自己的衣袖砸在長槍之上,老道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,原本他覺得自己這一砸,長槍就算不會砸飛出去,也會被自己阻攔住,不可能在衝向自己。

但是長槍不止冇有砸飛出去,更是在衣袖觸碰的瞬間戳破了自己的袖子,如果不是自己的手伸得夠快,差點捅破了自己手掌。

老道心念一轉,現在想攔下對麵老仆的長槍,是不可能了。

隻見他腳步微移,整個身子向左邊挪移了一拳頭的距離,老道像是在那微妙間隙中消失過後又顯現出來了。

外人看見的是長槍勢如破竹的冇入袖中,從老道的肩膀處,衝破了一個洞又飛了出來。

但是站在老道對麵的魏叔確知道,剛纔老道動過,不然飛出來的長槍必定帶著血肉!

“好險!還是小瞧了對麵之人了,差點翻船了!”老道搖了搖頭,心頭一鬆。

“看來,這次得換道袍了!”他感慨的說道,不像是被長槍嚇到了。

但是,老仆可是被老道挪移的那一拳頭身位,震驚住了。

“公子,這老道很是不正經啊!”老仆回頭對著陸遊京大聲喊道,聲音中透露著一絲哀嚎!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