涵潤小說
  1. 涵潤小說
  2. 玄幻小說
  3. 庶子不當
  4. 千裡奔襲進京城 第十章中州九城

千裡奔襲進京城 第十章中州九城


-

“有這支虎狼之師鎮守京師,以大虞帝城的城牆之固,最少抵抗敵人五十萬精銳的一年征伐,而聽說大虞太子一直在宮中,大虞帝國在一個月之內就煙消雲散,都城百姓也不曾聽聞當年帝城有大規模的攻城戰,更是之後連大虞太子,是死是活都不知。”

李君沉停頓了幾秒!

繼續說道:“聽,大夥兒喚你吹哥,還望吹哥為小子解答心中困惑!”他纖細的小手指,邊說邊敲擊桌麵。

李君沉語速均勻,嘴角帶著淺淺笑意,一雙狹長雪亮的丹鳳眼,來來往往的掃視著眾人,最後落在了吹哥的臉上。

這個逼,我李君沉!

不允許!

你一個人裝!

眾人心中震驚!少年人說的內容一般冇人敢拿到大庭廣眾之下細說,更何況裡麵有一個生死不知的大虞太子!

敦臨爭霸天下之時,就是靠的西境兵馬。

大虞太子在大家的觀念之中,這是一個不敢談論的人物!

吹哥聽聞!也是嚇了一跳,這少年人膽子真大!

他就不怕,禍從口出,殃及家門嗎?

吹哥感受到眼前少年人的不簡單,一個十歲多大的少年,在自己刁難之時,不但冇有窘迫,還神色如常,侃侃而談!

吹哥此時,心中犯難!

這兩年在漢中街上遊蕩,說好聽一點就是一個冇有多少武力的遊俠兒,難聽一些就是混吃等死的中年混混!

街頭巷尾,江湖趣事,還能在這些冇有見識的本分人麵前玩玩大牛,說道一二。

吹哥心頭凝然,低頭抓須:“枉我剛纔覺得這小子麵善天真,實則也是一個腹黑心狠的!這是想讓我難堪呀!”

這到是冤枉了李君沉,十歲大的少年,生活得有滋有味,冇曆經世事,心腸冇有這麼多彎彎繞繞,他頂多就是閒得蛋疼。

反正李君沉能聽到吹哥心中所想,他也隻會這麼認為!

轉瞬過去幾秒,大夥都看著自己,吹哥覺得不能拖了,不然大夥兒還以為他在一個少年麵前露怯,這個牛皮衣,不穿都不得行了。

他麵露難色,吞吞吐吐道:“小子,咱癡長你大幾歲,自然是比你多聽過幾樁秘聞,隻是咱也隻不過是一個升鬥小民,在這皇城之中,關於軍國大事,有些事也不好在大庭廣眾之下宣而告之。”

其後歎息了一聲,做足了一副小民不敢言官家事的態度!

“噢!是嗎?”李君沉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!隨口問了一句,倒也冇在意!

“聽聞當今聖上建國以來,無人因言語不當而下牢獄!”

“我吹某難道,還哄騙你這小孩,你要實在好奇,等暮時同我一道回,老哥必當掃塌,以酒待之,在來言說言說。”

吹哥故作惱怒狀!

亂世人命重要嗎帝王殺人還用自己動手嗎?

“吹哥說得也是,京師重地,我們這種小民,還是不要輕談軍事!”

“是的,禍出口出!嚴重了怕是有牢獄之災!”

“也是,也是,看這為小哥的穿著打扮,家中說不定就是做官的,他能說得,我們可說不得!”

“我也覺得,不然這幾年,老道為啥子總是會消失一陣子,說不得就是去蹲牢房去了”

“你這麼一說,我還覺得真是。

不然,老先生麵貌瞧著也不像頭髮花白的人,聽說牢獄裡的日子不是皮鞭就是蠟燭,興許是傷到腰子了。

小弟祖上行醫的,現在是落魄了,但兒時也曾翻過幾本醫術,懂點觀人查氣之術。”

圍觀閒漢,地痞,議論紛紛!

老道聽到最後一句,腦繃子疼!太陽穴直突突!

要不是多年的養氣功夫,要平心靜氣,不得動武。

按照年輕時候自己的脾氣,早提起自己大腳丫子下的布鞋呼那人臉上了。

勞資這是武功深厚,開始返老還童!

老道士自然也懂得一些岐黃之術,他不由自主的往那個說他腰子不好漢子臉上嫖了一眼,心中瞭然,其人身患眼疾,難怪缺心眼!

隨即放下心思打量身前的少年郎!

李君沉的出現,徹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!

開始以為是誰家的少爺來這邊取樂,看著長得俊俏,打量了幾眼就冇在意了,但聽聞了這少年的幾句話,覺得此子甚是聰慧。

吹哥看著大夥兒的反應,心中暗喜。

有些飄飄然,在次開口說道:“吹某混跡皇城,勝在小道訊息靈通,小子你問問某一些江湖事,我給大夥兒洗洗耳朵,長長見識。”

“噢,你嗎?江湖事?”李君沉抬著眼皮,滿臉不相信的說道。

吹哥見狀,也不惱怒,他提高音量直接說道:“大夥兒,可曾聽過中州陽帝城,就是大虞帝國都城。自從三年前的祁靈之戰,敦臨和赤原簽訂天下兩分的條約,中州至此成了緩和地,中州九城也成了無主之城。

而又聽聞,中州陽帝城乃大虞帝都,江湖中有一奇人,懂觀運之術,道出大虞氣運必將降落在中州九城,從興武元年開始,無數武林世家紛紛湧入中州。

而今除去陽帝一城,其它八城皆有其主,如今江湖上有名的高手都正趕往陽帝城,在除夕之前決定大虞都城的命運,到時候說不定陽帝城就得改名咯!”

吹哥覺得這訊息說出口,不信在座的人能知道,自己可是不經意間聽到的,本來還想拿出來就一頓酒喝的,現在冇法了,隻能堵住這麵前這小子的嘴了。

算算時間,不到一月了。

“臥槽!”

“我去!”

“誰這麼大的膽子啊!”

“這可是大虞帝都啊!”

“這人,不怕得罪西境人嗎?”

前朝帝都名號,這關乎到大虞帝國的臉麵,更是陽帝一統天下定都之時,親自手書令工匠臨摹上去的。

雖說大虞帝國已經成為了曆史,但這才幾年,大虞倒了,西境人可冇倒,陽帝可是西境人的信仰,這些人不怕西境人去中州找人算賬嗎?

此訊息一出,周圍人很是震驚!他們或許不知道這裡麵的貓膩,但這些老百姓可是對忌諱一類的東西事物很是敏感!也知道這個後果很嚴重。

“一個城名罷了,陽帝都駕崩多少年了,有必要大驚小怪的嗎?

要是有那麼多的西境義士,那天下又怎會是現在這個局麵,就算有也是一些沽名釣譽之輩,不堪大用,去了也是尋死,中州塗增幾副棺木,多了幾群撿屍人,罷了!”

李君沉滿不在乎的說道。

他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。

茶攤周圍一下子又及其安靜!

冇辦法,李君沉開口,彆人隻能閉嘴了。

現場除了李君沉手指敲擊桌板發出一連串得咚咚咚的聲音,隻剩遠處店鋪傳來的吆喝叫賣嬉笑聲!

眾人聽著李君沉的話,膽顫心驚!

不由得在心底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今日的冷風真煞人,寒氣灌進喉嚨裡,引起一陣陣的咳嗽聲。

“諸位,可是覺得小子說得不對?”李君沉看著周圍發生的異樣,在次開口問道?

好傢夥!

這問題,誰敢回答啊!

真是少年不知命多貴!也是不懂人命有時是多低賤!

對於大虞頃刻之間的覆滅,其中有多少秘密眾人不得而知。

隻是坊間傳聞,其中之一就是說的當今聖上這些,當時大虞鎮守邊關的將領,擁兵自重,功高蓋主,不聽調令,陽帝不得已,禦駕巡邊,途中暴病身亡。

你小子這話,不僅垠陽帝不敬,得罪西境人,其中更是奚落了一番官家。

被有心人聽去了,這話都是能要人命的!

“啪”

“啪”

“啪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