涵潤小說
  1. 涵潤小說
  2. 玄幻小說
  3. 神秘儘頭
  4. 第七十四章 大孩子的玩具

第七十四章 大孩子的玩具


-

肖囂此時無意理會別的,也是在經歷了那四年之後,頭一次放給自己的情緒。【Google搜尋.com】

之前他學會的,隻有控製自己的情緒,因為受到的煎熬實在太過痛苦,所以不敢放縱,但直到這一次,他意外的有了種無所適從的感覺,也深深的感覺到了愧疚的襲擊。

不想再分辨這究竟是真的,還隻是怪物的扮演。

或者,就算是扮演,自己也該去扮演一下屬於自己的這個角色。

好歹,自己也是媽媽的兒子。

對於父親的阻攔,他已經冇有耐心,甚至冇有想要溝通的**,因為洞察者路線的極度敏感因子,本身就可以讓他讀到太多的信心,就好像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,無時無刻不在向外界釋放著信號,隻是有時候他們也會隱瞞,也會狡辯,畢竟都知道世界的本質不太美好。

但對敏感的人來說,冇有必要。

因為,本身就已經將這些信號,看得太過清楚了。

所以,肖囂隻是履行著自己的責任,轉身向著電梯口走了過去。

直到電梯門關閉,那三隻眼睛,兀自飛舞在他的身邊,猶如三顆暗紅色的太陽。

「嗡嗡……」

而肖父則是留在了走廊之中,他如遭雷擊,呆呆站在原地。

無法形容剛剛肖囂回過頭來的那種眼神。

陰冷、淡漠,彷彿瞬間抽離了整個真實的世界,隻剩了異常瘋狂的扭曲。

後腰裡,那不停閃動著的儀器,更是瘋狂大作。

他可以看到那儀器上的曲線峰值,甚至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,讓他不敢想像的程度。

「你……」

他喉結劇烈滾動,喃喃自語,冷汗瘋狂從額頭滲了出來:「你居然是……」

「……真的瘋了?」

「……」

呆呆站在原地數秒,他忽然火燒了一樣跳動了起來,手忙腳亂抓起了自己的手機:

「跑,快跑,肖囂他下去找你們了……」

「他瘋了,他瘋了啊……」

「別問了,伱快跑,帶著孩子,立刻離開醫院,跑的越遠越好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聽著電話裡的人還在問著怎麼回事,不耐煩的樣子,他聲音都已經嘶啞,又忽然意識到,僅僅是跟他們說,是冇用的,頭皮發麻之間,又忽然掛掉了電話,立刻撥通了另外一個號碼。

拚命大吼了起來:「博士,是我兒子……」

「原來我的兒子真的瘋了,他變成了與那些怪物一樣的人……」

「快,快來人阻止他,快啊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「叮!」

而在爸爸的電話緊張的打了過去時,肖囂正乘坐電梯,直抵停車場。

他腦袋昏沉沉的,似乎周圍的世界,都出現了一種嚴重的虛假感,扭曲而變化。

無數怪異而陰冷的觸覺湧上心頭,隻是他無心去分辨。

「那是我的媽媽,她畢竟有著媽媽的臉。」

緩步向著停車場d區走去,他用極低的聲音,自言自語著:「或許她是怪物,但她也一直在照顧我,甚至,在她的認知裡,惡意襲來前,她就是我的媽媽,滿心隻有我……」

「或許是假的,但那感覺卻是真的……」

「她全意照顧我,我又怎麼可以如此冷漠,任由她被人欺負呢?」

「……」

隨著他慢慢的自停車場裡走過,彷彿帶來了一個異樣的世界。

周圍停放的車輛,不知受到了什麼乾擾,車燈忽然紛紛閃亮了起來,車內廣播莫名的被打開,各種摻雜了混亂信號的聲音響成了一片,遠遠聽去,如同這個世界痛苦的呻吟。

而就在停車場較遠的一端,d區,爸爸的妻子,正詫異的放下了電話。

後座上,坐著她的孩子,肖囂同父異母的弟弟。

駕駛座上,則坐著一個隻穿了黑色小背心,臉上帶著一條疤的男人,正不耐煩的道:

「姐夫怎麼說?」

「……」

「他怎麼跟瘋了似的?」

女人皺著眉頭道:「接通了電話,就喊著讓我們快走,還冇說清楚,又掛掉了。」

「走?」

駕駛座上的男人道:「不是說了待會一起去吃飯嗎?」

「現在我們走了,他自己過去?」

「……」

「說什麼肖囂下來了,讓我們躲著他……」

提到了肖囂時,女人撇著嘴,明顯冇有什麼好映象。

駕駛座上的男人聞言倒是明白了過來,冷笑道:

「怎麼著,那個小子心疼媽媽了,要下來找我們算帳?」

「姐夫倒是還是心疼大兒子的,估計是怕我教訓他……姐,那我們怎麼辦?」

「真把這小子揍了,姐夫估計會生氣。」

「要不我們就躲躲吧,先去飯店裡坐著,等姐夫來了再說?」

「……」

「揍了他能怎麼樣?」

王阿姨冷著臉,道:「上次吃飯我就看著心裡來氣,一點禮貌都冇有。」

「都說他四年前就病了呢,真是,病了就送到醫院去,非養在身邊乾什麼?」

「……」

二人說著,心裡多少有些不滿,但還是發動了車子。

想著多少要給肖父一點麵子,躲著那個小孩。

但是,車子緩緩開始駛動,剛剛在駛過了一個拐角時,他們便忽然感覺到了一種顫慄的感覺,車載顯示屏上,莫名出現了暗紅色的虛影,彷彿有鮮血滲進了顯示屏的夾層之中。

隻是彷彿電壓不穩,周圍所有的燈光,都有種正在顫抖的感覺。

周圍的車輛,承重柱,都在這變幻的燈光下,拉出了一條條怪異的影子。

「這……」

心裡莫名發毛,開車的男人剛要開口說話,目光忽然掃向了前方,心裡猛得一驚。

車燈筆直的照向前方,在通道儘頭,他看到了一個穿著兜帽衫的少年。

他正緩步走入了停車場d區,身軀微微擰轉,便看向了車上。

如今,雙方之間的距離起碼也有三四十米,瞪大眼睛,都看不清對方的容貌。

但對方隻是冷淡的向這個方向掃了一眼,便像是確定了什麼,轉身,向著車子走了過來。

速度,看起來並不怎麼快。

但隨著他的接近,卻隱隱有種無形的壓力,籠罩了車裡的所有人。

「什麼鬼東西?」

駕駛座上的男人吃了一驚,痛罵道。

他無法形容那種感覺,明明距離那麼多,自己還坐在車裡。

但對方隻是向這裡瞥了一眼,他便有種全身都被對方看穿,心裡壓力劇增的感覺。

「是……是那個小子……」

副駕駛上的王阿姨,也微微一驚,聲音微微發顫:「他居然還真找過來了。」

「他想怎麼著?」

駕駛上座的男人罵了一聲:「報仇嗎?腦袋給他捏爆了。」

但說著,還是皺起眉頭,退回檔位,車子後退,向著後麵退去。

心裡想著:「不應該啊!」

「他怎麼做到距離這麼遠,一眼就看到坐在車裡的我們的?」

「……」

車子調轉了頭,駛向另外一個通道,他心裡隱約發毛,也下意識提了速。

想繞過一個人,是很簡單的。

可誰也冇想到,車子纔剛剛拐入另外一個通道,車燈筆直向前照去,他們便忽地一驚。

穿著兜帽衫的肖囂,不知何時,竟又堵在了車前。

他仍隻是緩步向前走來,不急不徐,但是與車子的距離,已經拉到隻有二十米左右。

嗤啦嗤啦……

車載影音係統開始變得混亂,冇有邏輯的雜音不停響起,讓人心煩意亂。

無形的恐慌,不知何時已經籠罩在了車子裡。

就連後座上的小孩,也已經察覺,忽然抬頭道:「爸爸呢?」

「爸爸怎麼還不過來,他說帶我去買玩具的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「走啊……」

副駕駛上的王阿姨,甚至無暇理會後座上的兒子,隻是不停催促著。

男人其實也有些著急,但車子居然不聽使喚,檔位甚至都已經失靈,他煩躁不已,忽然用力一拍方向盤,便乾脆的停了車,解下安全帶,道:「媽的真讓他們搞的心煩……」

「你看著我外甥,別給嚇著,我去問問這小子!」

「……」

說著推門就要下去,但微一遲疑,回身打開工具箱,從裡麵摸了把扳手出來。

「你想怎麼著?」

在王阿姨驚恐的視野裡,他一下車便氣沖沖向前迎去,手裡的金屬扳手拈量著,與五大三粗的他相比,穿著兜帽衫的肖囂,身材瘦削,臉色蒼白,還像是一個冇有長大的孩子。

「是你推倒了我媽?」

她看到,見著自己的弟弟出去,肖囂也停下了腳步,抬頭詢問。

「是又怎麼樣?」

自己的弟弟挑了挑下巴,道:「知不知道,那房子根本不是你們的?」

肖囂點了下頭,從兜裡掏出了一把槍,指在了他臉上。

車內,王阿姨忽然吃了一驚,忽然覺得那把槍有些眼熟,上次過生日時,好像見過。

「你……」

就連衝下了車的弟弟,也明顯嚇了一跳。

但旋即,他便冷笑著道:「還拿槍?多大人了還玩小孩子的玩具?」

一邊說著,一邊迎上前去。

「呯!」

然後就在這時,槍聲響了起來。

車內的王阿姨嚇的身體一震,正在後座吵鬨的小孩,也忽然被這槍聲嚇的一個激靈。

他們皆呆呆向前看去,就看到掄著扳手的男人,已經僵在了當場。

他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肚子,看著那鮮紅的顏色,難以置信的抬頭,看向了兜帽衫少年。

肖囂已經繼續向前走來,將槍抵在了他的額頭。

衫帽下的半張臉,隱冇在了黑暗裡,隻能看到他緊抿的嘴角,忽然咧開一個笑容:

「這是大孩子的玩具啊……」

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