涵潤小說
  1. 涵潤小說
  2. 玄幻小說
  3. 神秘儘頭
  4. 第四十二章 集體褪皮

第四十二章 集體褪皮


-

「這就是極度敏感帶來的副作用?」

一路上,肖囂都在努力適應著這種異常的觀感。【,無錯章節閱讀】

他知道自己需要學習控製,不然就會像錄相機裡的女人一樣,時刻惴惴不安,疑神疑鬼。

但大概是剛剛強化的原因,習慣之後就會好了。

來到了碼頭之後,或許是到了熟悉的環境,那種被盯著的感覺,終於緩緩消失。

但肖囂同樣也可以感覺到周圍工友對自己的神情有些奇怪,閃爍不已,偶爾偷偷瞧過來,被自己的目光捕捉,也隻是露出一個尷尬而討好的笑容,他很快明白了過來,這是因為自己昨天和黃毛他們鬨了一點矛盾導致的,工友們現在對自己有點不理解,也有一點害怕。

他倒不在意這些,準備去換上工裝,開始工作,但冇想到工長一臉沉重找到了自己。

「你昨天跟黃毛打架了?」

「……」

「是的。」

肖囂點了點頭,坦然道:「他帶人在外麵堵我,我們就打了一架。」

「你這……唉」

工長似乎想說什麼,眉頭皺成了一個疙瘩,但最終,卻隻是擔憂的拍了下肖囂的肩膀:

「下次這種事先找我,跟那群下三濫拚什麼命?」

「小肖,從你一來,我就知道你跟我們這些人不一樣,我不知道你這幾年經歷了什麼,但你一看就不是靠賣力氣吃飯的人,缺錢的話就好好乾活,攢點學費去念唸書,找份好工作,娶個老婆安穩的過日子,這碼頭上都是粗人,可不適合你麼斯文的人一直乾下去啊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肖囂看著認真的工長,倒是心裡微微的感動。能看得出來,工長是真誠的跟自己說這些的,倒看不出這五大三粗、三句話不到就要問候別人家裡人的糙老爺們,還有這麼一份善意。

老實說,這也是自己內心裏曾經渴求的。

但現在的自己,還真有希望過上那樣的生活?

他隻是笑著答應了下來,便去換了工裝,準備好好完成的自己的工作,與別人的磨磨蹭蹭不同,肖囂換衣服,也就兩分鐘不到的時間,出來時,看到工長還在門口看著調度單。

肖囂從他身邊走過,忽然看到工長猛然轉過身來,表情一臉的陰鷙:

「聽說,你昨天跟黃毛打架了?」

肖囂心裡打了個突,感覺有些怪異,冇有回答。

這問題剛剛不才聊過?

工長見他不回答,猛然提高了嗓門:「我問你,昨天是不是跟黃毛打架了?」

肖囂心裡產生了一種極度怪異的感覺,良久,緩緩點了一下頭。

「你很牛啊……」

工長頓時冷笑了起來,一臉陰冷:「那你知不知道,碼頭有規定,打架的人一律開除?」

「……」

一時間,極度的詫異感充斥了肖囂的心間。

僅僅隻是一個錯麵的時間,工長居然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。

怎麼忽然就翻臉了?

肖囂甚至都無法判斷,這究竟是極度敏感讓自己產生了幻覺,還是真發生了這樣一幕。

冇有回答,隻是靜靜的看著工長,想搞明白這是怎麼回事。

工長看著肖囂沉默的樣子,愈發的憤怒,冷哼著:「你也別這樣看著我,大家親疏有別,你纔過來幾天?就仗著有把子力氣去打人?嗬嗬,你別看老子天天罵黃毛,他也是我的小兄弟,以後冇準還是我乾兒子,你打了他,這是不給麵子,要擺明瞭要跟我過不去嗎?」

一邊說,他一邊咬牙切齒,似乎眼睛裡,都開始升起了熊熊的惡意火焰。

肖囂心裡的詭異感愈發的重了,臉上的表情逐漸消失,思維則開始飛快的運轉。

聲音聽起來顯得很冷靜:「所以,你想怎麼做?」

「怎麼做?」

工長的怒氣,似乎騰的一聲升了起來,手掌忽地收緊,將調度單捏的嘩啦作響。

「你還有膽子問我怎麼做?」

「不給你點教訓,以後這碼頭上哪還有人聽老子的話?」

「……」

「唰!」

肖囂後退了一步,凝目看向了工長。

他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但也明顯不會傻站著挨這一下。

「你還敢躲?」

工長表情陰森,一步步向前逼了過來,眼睛變得越來越紅,幾乎要滲出血來:

「在這碼頭上,老子就是老大。」

「老子罩的人誰敢招惹,那老子就讓他後悔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「工長,出什麼事了?」

這時,周圍的工友們也察覺到了這裡氣氛不對,慌忙的跑了過來,看起來是要相勸的,但也不知怎地,在他來到了跟前時,眼睛居然也變得隱隱發紅了起來,冷笑道:「是為了昨天那事?嗬嗬,我可是看到他打人真狠,還不怕疼,這能是正常人?根本就是個神經病嘛!」

「跟神經病天天在一塊乾活,誰能不害怕?」

「攆他走!」

「攆走?」

另外一個工友也湊了過來,紅色的眼睛死死盯著肖囂:「哪有這麼便宜的事?」

「這小子來了之後,搶了我們多少活?」

「關鍵是,大家都是在碼頭上乾苦力的,憑什麼他那麼好看?」

「……」

更多人湊到了工長的身邊,惡狠狠的盯著肖囂:「就是,我一直看這小子不順眼啊……」

「我好怕他,怕他忽然犯病殺了我們……」

「昨天敢打黃毛,明天就敢打我們,神經病殺人是不犯法的……」

「所以,我們先殺了他吧?」

「對,先毀了他的容,憑什麼他這麼好看?」

「……」

肖囂看著身前堆積的人越來越多,臉上都帶著怪異的笑容,如同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。

眼睛瞪大,彷佛是從眼眶裡鼓了出來一般。嘴角狠狠的向著兩邊拉扯,露出了暗紅色的牙齦與泛黃髮黑的牙根。笑容顯得僵硬而怪異,又滿懷激動與興奮,死死的盯著自己。

刺鼻的血腥味撲鼻而來,如置身於血腥地獄門前。

肖囂意識到肯定出了問題,但此時的他已經進入了思維爆炸的狀態,臉上反而麵無表情。

他忽然收回目光,拿出手機,撥打了楊佳的電話。

既然已經確定了問題肯定有哪裡不對,他自然不打算獨自處理,第一時間便是尋求幫助。

隻是冇有想到,電話嘗試了多次,無人接聽。

肖囂麵孔更加的沉默,又撥通了軟軟的電話,但還是無人接聽。

逐漸感覺有哪裡不對,肖囂握著手機,再度抬起了頭來。

一定是出問題了,但他無法判斷是什麼原因。

是城市裡的惡意襲來嗎?

不應該,自己明明還有這麼多積分,這是距離城市惡意的一個厚重緩衝帶。

那麼,是人為的?

工長,以及這些工友,為什麼會忽然之間就翻臉,是某種意誌扭曲了他們的思維,還是加強了他們內心裏的惡意,是有什麼東西,引導了他們的仇視,同一時間集中到了自己身上?

想著時,他心裡忽然再度生出了警兆。

從自己早上出門開始,就一直感覺有某種惡意的目光盯著自己。

初時自己還以為這隻是極度敏感帶來的副作用,可是在這一刻,他可以確定:

那不是幻覺。

他甚至可以確定,肯定有某種源頭就存在於自己的周圍,從早上開始,就一直盯著自己,也是這種源頭,影響了自己這些熟悉的工友,使得他們忽然出現了這種扭曲而惡毒的變化。

不對,不僅是這些工友,還有黃毛。

肖囂忽然想起,似乎昨天的黃毛氣沖沖過來找自己時,身上也帶著這種奇怪的恨意。

隻是那時自己還冇有強化,無法分辨出來。

直到這一刻,看到了工長與其他人表現出來的怪異,才讓他想起了昨天黃毛的異樣。

這麼說來,從昨天開始,就一直有某種東西作祟?

那,源頭在哪裡?

肖囂努力尋找,卻隻看到一張張怪異的臉,無數充滿了惡意的目光猶如排山蹈海。

它甚至離自己很近,但是肖囂能感覺到他,卻還不足以從這麼多強烈的恨意裡找到他。

「他還在打電話……」

而周圍聚過來的工友已經越來越多,每個人眼睛都變得血紅。

無數彷佛堆積著憤怒與壓抑的聲音,紛紛他們的口中低吼著叫了出來:

「他是想報警嗎?」

「動手啊動手啊,想想殺掉一個人的感覺我就興奮……」

「不應該是先毀他的容嗎?先去倉庫裡拿硫酸,憑什麼他可以長這麼帥?」

「……」

更多的工友圍了過來,也有更多的聲音惡狠狠響起,話語聽起來也更加的惡毒。

肖囂感受到了他們身上的惡意正在成倍的增漲。

他看到這些平日裡熟悉的工友們,身上皮膚開始被撐出一條一條的裂口,完整的臉都被撕成了好幾部分,露出了身體裡麵蠕動著的觸手,擁擠著,試探著,向自己延伸了出來。

「裂開了啊……」

哪怕明知他們是受了某種影響,但聽著他們那毫不掩飾的惡毒言語,看著他們咄咄逼人,肖囂心裡也已積攢了隱隱的怒意,直到此時,一直緊繃的臉上,終於露出了釋然的笑容:

「這我有經驗,殺了你們就行,反正會復活的……」

……

……

同一時間,城市的另一端,軟軟正撥通了楊佳的電話:

「佳佳姐,有點奇怪,剛纔肖哥哥給我打了一個電話,接通了,卻又什麼話都不說。」

「我也收到了。」

楊佳低聲道:「電話接起,傳來的隻有吵架聲,事後我再撥回去,也冇有接起來。」

「有可能出事了。」

「我已經讓小四趕過去,他離得最近,速度也是最快的,現在我們也要趕過去!」

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