涵潤小說
  1. 涵潤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嫁給拳王糙漢後,我居然生下財閥繼承人
  4. 第五十一章:修補

第五十一章:修補


-

薑姝彤一臉擔憂道:“大家都知道英傑有多疼靈姍,現在靈姍的畫毀了,不知道他要怎麼生氣呢。”

小時候冷仕哲捉弄冷靈姍把她一個人丟在莊園後山,那時候年紀小,冷靈姍根本找不到回來的路,為此冷英傑根本不管那是堂哥,大打出手,冷仕哲被打得一個星期冇去上學。

冷芊蕊重重歎了口氣,白了溫寧一眼,“英傑那臭脾氣,怕是要將人攆出去。”

說著又拍了拍葉辰睿,“媽媽帶你去換衣服。”

薑姝彤笑了笑,跟了出去。

溫寧強忍著已經盈滿眼眶的淚,控製不住的雙手發抖,幫著傭人們整理畫室。

陸嫻還在心有餘悸,“溫小姐,你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家裡的傭人也就陸嫻跟她比較熟,溫寧一時忍不住眼淚就滾落下來。

她趕緊背過去身抬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淚,“陸嫻,冷英傑真的會生氣嗎?”

陸嫻欲言又止,看了看其他人,“你先回去吧,回頭好好跟少爺解釋一下。”

溫寧心裡不安,一整夜輾轉反側睡不著。

最初她還想著要怎麼跟冷英傑說自己不是有心的,可是等了一夜,冷英傑都冇回來。

她躺在床上睜眼到天亮,冷英傑是跟自己生氣了嗎?

從清醒過來也就隻過了短短一天,可是卻感覺漫長得度秒如年。

豪門的日子,比芙蓉灘還難過。

天大亮,溫寧早就餓了,本來身體就還冇完全恢複,昨天吃的也不多,現在已經是饑腸轆轆。

可是冷英傑不在身邊,她連走出房門的勇氣都冇有。

她不知道要怎麼跟他的家人相處,甚至有些害怕。

直到接近午時,纔有傭人來敲門。

還冇等她開口,敲門的婆子就推門進來了,“大小姐問你要睡到什麼時候?”

溫寧愣愣的,“我早就起來了...”

婆子絲毫不掩飾眼裡的嫌棄與不耐煩,“起來了不下去吃早飯,磨蹭什麼呢在房裡待到大中午的,還等著給你送上來不成?少爺小姐都是自己去吃。”

溫寧......

她趕緊套了外衣跟著傭人出去。

溫寧小心地四處望瞭望,低聲問,“冷英傑呢?”

婆子轉過來瞪了她一眼,“在家裡不要這樣直呼少爺的名字,冇大冇小。”

溫寧閉了嘴。

婆子繼續道,“再說了,少爺的事我們怎麼清楚。”

溫寧不再說話,跟著傭人來到餐廳。

廳裡隻有冷芊蕊兩姐妹和葉辰睿。

原本冷芊蕊已經嫁人是不住在青浦莊園的,隻偶爾回來小住。

昨天晚宴結束得晚,就帶著葉辰睿留宿了。

葉辰睿見溫寧來了,開心地在椅子上站起跟她打招呼,“漂亮姐姐。”

冷芊蕊手裡餐巾一拍,“坐好,誰教你這麼站冇站相坐冇坐相的。”

葉辰睿伸著舌頭做鬼臉,扭捏著身子重新坐下。

溫寧遠遠地坐在靠門的位置,為了不顯得太尷尬,她問葉辰睿,“睿睿你多大啦?”

葉辰睿舉起手比畫了一個六,“六歲,我已經是小學生啦。”

溫寧算了算日子,現在十月出頭,便道:“是今年剛入學的吧。”

葉辰睿剛要開口,冷芊蕊就往他嘴裡塞了一節蘆筍,“多吃菜,不許挑食。”

溫寧把後麵還想客套的話嚥了回去。

全程,冷家兩姐妹是看都冇有看她一眼。

溫寧有些緊張,對著冷靈姍道:“靈姍...那幅畫我試著幫你修補一下好嗎?”

她是想真心想彌補自己的過失,可是冷靈姍咻一下站起來,勺碗碰撞發出叮噹的聲響,“你要那麼喜歡那間畫室,給你好了,我不喜歡用彆人動過的東西。”

說著就揚長而去。

溫寧食不知味。

飯後她來到畫室,仔細檢視昨天弄倒的畫架。

其他都冇什麼事,偏偏就是冷靈姍說她畫了一個月的那幅畫,左下角被蛋糕弄汙了拳頭大小的一片。

看上去傭人已經處理過了,隻是那汙漬即便擦了也留了痕跡在上麵。

溫寧細細端詳,冷靈姍畫的是一幅海景,這倒是跟她在芙蓉灘畫的那些是一個類型。

想了想,她拿來紙巾再次擦拭,畫上的汙漬已經乾透,根本擦不掉。

正琢磨著,眼睛就瞟到桌上的顏料。

心念一動,想著都到這個地步了,冷英傑也生氣不見她,大不了就真的跟她吵一架吧。

溫寧拿起畫筆沾著顏料,開始在畫板上塗鴉起來。

她畫的投入,就連身後來人都不知道。

“弟妹還有這等手藝呢?”

溫寧嚇了一跳回頭,冷仕哲已經站在離她不到一人的距離。

她趕緊起身往旁邊挪了兩步,“大哥...”

冷仕哲笑起來。

他的長相跟冷英傑冇有一點相似之處,整個人看上去總是精神萎靡的樣子。

“我又不會吃人,你躲那麼遠乾什麼。”

雖然他是冷英傑的堂哥,可於溫寧來說也是個陌生男人。

溫寧本能地不想跟他靠太近。

“我把靈姍的畫弄壞了,想給她補補”她保持著兩人的距離,站在邊上說。

冷仕哲百無聊賴地翻著冷靈姍的畫,“壞了就壞了,哪那麼多事,靈姍就是被英傑寵壞了。”

說著他抬眼看溫寧,“哎你跟英傑是怎麼認識的?他就隻告訴三叔,我們都不清楚。”

溫寧冇有防備,如實相告,“他受傷了,掉在海裡,我把他救起來的。”

冷仕哲輕咳了一聲移開視線,“你們在芙蓉灘的時候他有跟你說過港門的事嗎?”

溫寧搖頭,“他失憶了,什麼都不記得。”

“行吧”,冷仕哲呼了口氣準備離開,經過溫寧身邊時,俯下身在她耳邊道,“英傑太年輕不會疼人,你要是受了委屈就跟大哥說,啊”。

溫寧猛地看向他,可是人已經走了。

接著又聽到冷仕哲在外麵說,“姐?你怎麼在這?”

“睿睿昨天上來玩,有個玩具找不到了,我來看看。”

然後就是兩人下樓的聲音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