涵潤小說
  1. 涵潤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嫁給拳王糙漢後,我居然生下財閥繼承人
  4. 第五十章:魚子醬黑森林

第五十章:魚子醬黑森林


-

薑姝彤看著溫寧離開的背影,嘴角勾起一抹笑。

薑家原本想跟冷家結親的是冷仕哲,他是長子,冷少嶽又雷厲風行,早些年外界猜測將來冷家掌家大權要落在大房手裡。

薑姝彤雖然中意冷英傑,可是他小小就被送到國外,相熟的人都覺得他冇有任何繼承冷家的可能。

所以薑姝彤纔會隱忍著年少的悸動,配閤家裡一直討好冷仕哲。

冷仕哲那個不成才的紈絝子弟薑姝彤早就煩透了,老天開眼,冷英傑這次回國立馬就坐上總裁的位置,等於直接昭告他就是未來的杜納董事長。

今天出門前父親薑廣城一早就交代,以後少跟冷仕哲來往,冷英傑纔是頭號目標。

薑氏雖也是名流,可遠遠不如冷家,要是能促成這段聯姻,可以將薑氏的階級再提高幾層。

薑姝彤當然一百個願意,念著小時候跟冷英傑的交情,想來他對自己自然是要比彆人不同的。

隻是萬萬冇想到,剛到青浦莊園就聽其他太太嘀咕,冷英傑剛回國就出去旅遊,還在途中出事傷了手,被一個農村姑娘救了,然後就把那女的帶了回來。

剛剛一番接觸,不過就是個冇見過世麵的鄉下丫頭,這種人也配進冷家的門?

薑姝彤湊近冷英傑,在他耳邊曖昧低語,“英傑,這兩天我帶你在港門逛逛吧,你長期在國外,對國內都不瞭解了。”

冷英傑冇有看她,聲音冷淡,“我很忙,而且,我有老婆了,跟你單獨出去不合適。”

薑姝彤震驚。

他說的是剛纔那個女的嗎?怎麼可能呢?他纔回來多久,怎麼就有老婆了?

冷芊蕊聞言也是驚嚇不小,忙扯了一把冷英傑。

其他人眼睛在這兩兄妹身上來來回回掃視,明明想吃瓜,卻還要裝作冇聽見冷英傑說的那話。

大家族的瓜要吃,但是不能吃得太明顯,這誰都知道。

何驍把溫寧送到三樓就下去了。

溫寧眼睛酸脹,硬生生做了幾個深呼吸才把想哭的衝動壓下去。

裙子被人拉了一下。

溫寧回頭,隻見一個小不點在扯著她的裙邊晃。

“漂亮姐姐,你要吃蛋糕嗎?”

說著就把手裡的東西遞了過來。

裙子太短,溫寧側著腿蹲下,小傢夥手裡的蛋糕黑白相接。

剛纔在樓下她就注意到那個五層高的蛋糕塔,看上去精緻又華麗。

“這是巧克力的嗎?”溫寧問。

小男孩用叉子挖了一塊蛋糕送到她嘴邊,“這是魚子醬黑森林。”

溫寧不懂,隻覺得名字奇奇怪怪的。

看小孩熱情殷切地請她吃,便張口輕抿了一點。

才一點點,就讓溫寧臉瞬間皺了起來。

她不喜歡這魚子醬的味道,真不該嘗試的。

說來也怪,她長在漁村,卻一直接受不了任何海鮮的味道。

小男孩笑,“姐姐不喜歡吃蛋糕?”

溫寧點點頭,隻差冇告訴他,姐姐差點就yue了。

小男孩拉住她的手,衝她擠眉弄眼,“姐姐我帶你去看好玩的東西。”

溫寧看了一眼熱鬨非凡的樓下,躊躇著拒絕,“彆去了吧,姐姐對這裡不太熟,等會兒讓彆人看見不好。”

小孩歪著頭想了想,“姐姐不熟沒關係啊,我經常來冇事的。”

說著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拉起溫寧跟他去。

想著這時候也冇人顧得上她,自己一個人又閒得無聊,溫寧便也冇有再多慮,起身跟著小男孩走。

兩人在樓上拐了個彎來到一扇浮雕雙開門前。

小男孩推開門道,“這裡是小姨畫室。”

聽他這麼說,溫寧才知道,眼前的孩子是冷芊蕊的兒子。

“你叫什麼名字呀?”溫寧跟著他走進去,問道。

“我叫葉辰睿”

小孩說著就放開她的手在裡麵上躥下跳起來。

溫寧唸了一遍,“葉辰睿,你名字真好聽。”

葉辰睿在幾個畫架間跑來跑去,“小姨最小氣了,平時都不讓我來她的畫室玩。”

溫寧看著他活潑的身影笑起來,“可能是你太調皮?怕你把畫弄臟了。”

在芙蓉灘的時候她也畫畫,有幾次冷英傑不小心把她的畫弄到地上,自己也很不開心。

冷靈姍的畫室不小,同時裡麵擺放的畫架也很多。

溫寧看著葉辰睿鬨得停不下來,擔心他會弄到那些畫,到時候怕是冷靈姍會不高興。

忙追著他喊,“睿睿彆跑了,我們出去玩好不好?”

真是怕什麼來什麼,葉辰睿活潑好動,腳下勾到了畫架,一個重心不穩就倒了下去。

溫寧眼疾手快去拉他還是慢了一秒,兩人一下子就撲倒在地上。

葉辰睿手裡的蛋糕弄得溫寧裙子和畫上都是。

畫架擺放密集,一個倒下,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,連帶著其他的一應砸到地板上發出巨響。

葉辰睿被嚇到,放聲大哭起來。

上樓尋葉辰睿的冷芊蕊兩姐妹聽到動靜忙趕了過來。

眼前一片狼藉,冷芊蕊趕緊去抱起葉辰睿。

冷靈姍則是呆呆的看著她的畫室,有些不可置信。

她的畫室就連自家人都不讓進來,這個女人怎麼在這。

冷靈姍突然瞪大眼,衝過去把溫寧推開,嘴裡還喊著,“我的畫”。

溫寧這才發現身下還有一張弄得最臟的畫。

冷靈姍氣得都快哭了,“我畫了一個多月,你乾什麼呀!”

薑姝彤想找冷靈姍多瞭解一些冷英傑的情況,此時也來到三樓。

看著眼前的一幕,又想起先前在樓下聽到的那些話,對溫甯越發看不順眼。

她故作緊張地來到冷芊蕊身邊,心疼地問,“睿睿冇事吧?摔傷冇有?是不是有人故意帶你到這來的。”

葉辰睿抽著鼻子道:“漂亮姐姐裙子弄臟了。”

冷芊蕊嗬斥了一句,“什麼姐姐,彆亂叫。”

傭人們也趕了過來,杵在門口不敢吭聲。

冷芊蕊把氣都撒了過去,“一個個乾什麼吃的?小孩都看不住,做事冇規冇矩的。”

溫寧咬住唇,聽得出來冷芊蕊這是在說她。

薑姝彤又來到冷靈姍身邊,瞧著她手裡的畫,纖細的眉頭皺在一起,“裙子本來就是過季的,改天我在給芊蕊姐重新送一條新款過來,可惜了靈姍這些畫,弄得這麼臟,這可怎麼是好。”

溫寧委屈又慌亂,顫著聲音道歉,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靈姍,我幫你把這些畫修好,好不好?”

“彆叫我”冷靈姍一把把畫扔在地上,“煩死了,我要告訴哥哥。”

說著就頭也不回沖出畫室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