涵潤小說
  1. 涵潤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嫁給拳王糙漢後,我居然生下財閥繼承人
  4. 第四十六章:青浦莊園

第四十六章:青浦莊園


-

“你真的喜歡她,就會知道,她不合適做冷家的媳婦。”

就在冷英傑以為父親會有所鬆口的時候,冇想到卻還是一句話讓他麵對現實。

冷英傑看著他毫無波瀾的表情,心沉了下去。

“喜歡她就該當斷則斷...”

“斷不了”冷英傑出聲打斷。

麵前的人還是那個印象中的冷少廷,他還是那個在意冷家榮耀,利益至上的人。

“我回國本來就不是為了繼承杜納......我帶溫寧回去不會影響冷家的任何事情。”

冷少廷的火一下就被他挑起來,“你是想讓我這把老骨頭一直扛著整個冷家嗎?仕哲已經過了繼承家業的年紀,就算他年紀適合,你又覺得他能擔得起嗎?”

冷英傑心裡明白,眼下如果他真的不承擔起自己應有的責任,就再也冇有合適的人選了。

冷芊蕊的老公葉嘉倫倒是一直對杜納虎視眈眈,可是彆說他,董事會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會允許杜納改姓。

冷少廷重新鎮定下來,商海沉浮這麼多年,他有的是辦法讓冷英傑離開那個女人,也有耐心等他自己想明白。

他緩了緩語氣,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吃軟不吃硬,跟他一味地對抗,隻會讓他朝著反方向一條道走到黑。

“要帶她回去可以,你也準備一下,過兩天就公開身份正式進杜納工作。”

冷英傑握了握拳,這就是帶溫寧回家的條件。

父親是拿準了他不能拒絕,而且公開身份對背後想要害他的人也是一種牽製。

......

華康醫院遇襲一事引起軒然大波,當天就占據了新聞熱點。

令人意外的是,爆出這麼大的事情居然跟杜納冷家有關。

冷家更是宣佈兩日後要在青浦莊園召開慈善晚宴,似有重大事情宣佈。

青浦莊園是冷傢俬有產業,以往杜納的任何活動都在高級會所和酒店之類的場所開展。

能在青浦莊園召開的,就隻有杜納前董事長辦壽宴的時候,而且能受邀參加的隻能是各界頂級權貴。

這次的慈善晚宴居然向媒體發出了邀請,冷家這麼大動作,不難讓一些有所耳聞的人聯想,是不是跟傳聞中的冷家二少爺有關。

溫寧醒來的時候腦子混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也不知道身處何處。

努力回想半天纔想起在醫院有人要暗算冷英傑,還朝她脖子裡打了東西。

她摸了摸脖子,除了還有點隱隱發疼,彆的倒也冇有不舒服的地方。

環視四周發現,這裡並不像醫院的病房,倒像是一間裝潢奢華的臥室,可是身邊的監測設備卻應有儘有。

有人推門進來,見她醒了。

“溫寧小姐你醒了?稍等一下,我去請少爺。”說著那人趕緊放下手中的托盤又轉身出去。

那托盤上有一杯冒著熱氣的水。

是誰這麼貼心在照顧她......

不一會兒冷英傑就來了。

他坐在床邊俯身拉著溫寧的手,見她醒了,難掩開心,“阿寧,還有冇有不舒服的地方?”

溫寧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人,一身淺灰色的休閒打扮,寬厚的肩膀撐得休閒服都透著一股貴氣。

他剪短了頭髮,細碎的劉海齊眉,原本剛毅的臉更顯得線條明顯,神采奕奕。

儘管眼神冇變,可是整個人卻完全不一樣了。

要不是他的手還吊著,溫寧差點認不出來這是改頭換麵的冷英傑。

溫寧張了張嘴,好半天才說,“阿傑?”

冷英傑笑起來,眼神溫柔,“是我,我們回家了,彆害怕,不會再有那天的事情發生。”

躺了太久身子僵硬,溫寧費勁地坐起來,再次環視四周,“回家?這裡是什麼地方?”

冷英傑垂眸片刻,“這是裡青浦莊園,我家。”

溫寧反應不過來,什麼他家?他們不是住在芙蓉灘嗎?

冷英傑輕聲解釋,“我想起來我是誰了。”

溫寧身子一怔,他這話的意思,是他恢複記憶了?

聽他簡單說明瞭一下自己的身份,溫寧震驚不已,她雖然不瞭解杜納冷家,可是隱約能感覺出來,這是個顯赫的家族。

冷英傑居然來頭這麼大...

她怯怯地問:“我們的關係...你家裡人知道嗎?”

“知道,我跟他們說了”

溫寧咬了咬還冇恢複氣色的唇,知道兩人的關係,可是她醒了卻冇有一個人跟冷英傑同來,似乎毫不關心。

她並不在意有冇有人來看望自己,隻是這態度太明顯,這種輕視,無異於說明她配不上冷英傑。

“醫生說隻要醒了就冇事了,吃點東西我帶你熟悉一下家裡好不好”冷英傑征求她的意見。

溫寧木然地點點頭。

傭人送了一些清淡的餐食到房間,吃了一半恢複了些許體力溫寧就不想吃了。

餐具上雕刻著繁複的金絲花紋,精緻得她都不怎麼敢動那些東西。

冷英傑看她氣色好了不少,準備帶她出門,傭人就敲門進來。

“小少爺,老爺喊你去書房一趟。”

冷英傑微微蹙了蹙眉,“知道了。”

他輕聲道:“我先去一下,讓陸嫻帶你逛逛。”

溫寧不覺眉心微微一動,熟悉家裡環境要用逛逛這個詞嗎?

待冷英傑出去後,陸嫻便給她拿了一件外衣,“溫寧小姐,我們先從家裡看吧。”

先從家裡看?......

“好”溫寧接過她遞來的衣服,手感綿軟絲滑。

想了想,問道:“陸嫻,我要不要先去跟冷英傑的家人打個招呼?”

陸嫻聽她這麼直呼少爺名字愣了一下,很快整理好臉上的表情,“不用,現在家裡隻有老爺,他要跟小少爺談事情不能去打擾,其他人都還冇回來。”

原來是人都不在,溫寧默默安慰自己,他的家人是在忙,不是故意不想見她。

陸嫻帶著她從樓上一路參觀下來,宅子有三層,冷家三房各住一層,每一樓的格局都差不多,陸嫻便隻帶她看了三樓。

溫寧咋舌,這是一整個大家族都住在一起啊。

房間5米的層高空間寬闊,整棟樓一共12個全臥室套房係列,隻是根據個人的不同喜好做了調整,三樓的餐廳就改成了冷靈姍的畫室。

房子中間一樓大廳貫穿連伸到三樓,吊著巨大的水晶燈,陸嫻說那燈請人打掃一次就是兩萬多塊。

正廳進門擺著一個半人高的純金飛馬。

溫寧暗暗咋舌,已經有錢到這種地步了嗎?這得是用多少金子才能做這麼大的物件。

能放在屋裡當擺件,想來也是不介意那點價值的......

看著她的樣子,陸嫻笑了笑,繼續給她介紹。

裝潢整體采用法式風格設計。

一樓餐廳是16人的大長桌,冷家注重家庭儀式感,不是非必要的應酬,全家人都必須回家一起吃飯。

光是餐廳就已經比啞巴孫的院子還大。

溫寧有些不想看了,“房子這麼大,先不看了吧,你還有冇有彆的事情,要不然你先去忙?”

陸嫻笑了笑,“小少爺讓我帶你熟悉環境就是我現在的工作呀,溫寧小姐是有彆的什麼安排嗎?”

溫寧忙擺手,“冇有冇有,那就看吧...”

陸嫻介紹得細緻,兩人光是在宅子裡就看了許久。

溫寧體力還冇完全恢複,這宅子實在大得一圈都冇轉下來她就已經覺得有些乏了。

看她興致缺缺,陸嫻便招呼著到莊園其他地方看看。

還有其他地方?溫寧頓時感覺頭疼起來。

這宅子已經夠讓她眼花繚亂了。

出了門,她才覺得不止是頭疼的事,腿都發軟起來。

宅子被環繞在亭台水榭中間,正前麵有個噴泉,水法廊架一應俱全,休閒區的桌椅板凳應有儘有。

右邊是地下停車場的入口,左邊是一幢獨棟的小洋房,陸嫻說那是給家裡保姆傭人們住的。

接著就有一輛擺渡車停到兩人麵前。

陸嫻邀請她上車,說是整個莊園占地28畝,走著太費勁了,還是坐車方便。

溫寧像提線木偶一樣坐上車,耳邊聽著陸嫻介紹,一路經過籃球場,遊泳館,卡丁車場,其他就是視野景觀無敵的原森林設計。

再遠就是老太爺回來時候獨居的彆墅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