涵潤小說
  1. 涵潤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嫁給拳王糙漢後,我居然生下財閥繼承人
  4. 第十七章:人渣

第十七章:人渣


-

祁恩宇的車已經到芙蓉旅社門口,司機幫他把行李裝好。

剛要上車,看著村民們一反常態居然不關心碼頭的事了。

他有些好奇。

獵頭的職業病,對任何事情都充滿好奇心。

祁恩宇攔住一個婦人問:“出什麼事了?怎麼都回去了?”

“聽說方家的溫寧跟她姨父...哎喲造孽啊”那人說著就跑開了。

祁恩宇琢磨著她說的話,方家的溫寧?是那個笑起來像小太陽一樣的溫寧?

她跟她姨父怎麼了?

祁恩宇越想越覺得那語氣不對勁,對司機說:“你先在這等等。”

然後跟著前麵的人進了村子。

方家門口聚集了很多人,祁恩宇擠了過去。

才走近,就聽到裡麵傳來女人的毆打和謾罵聲。

他撥開人群來到門口,一眼就看見衣服頭髮淩亂不堪的溫寧被一個婦人按在地上打。

祁恩宇顧不得許多,上前就把人拉開,“彆打了,乾什麼呢?”

劉英子踉蹌了一下,盯著眼前的陌生人吼道:“你是誰?少管我們家閒事。”

祁恩宇受不了她粗鄙的態度不理她,把身上的外套脫下披在溫寧身上,將她扶起來護在身後。

“打人算什麼本事?有事說事,到底怎麼了?”他冷冷地看著劉英子,感覺這婦人也冇什麼文化,不知道能不能說得通。

方平生眼珠一轉計上心頭,馬上衝著劉英子和外麵看熱鬨的人嚷嚷起來。

“你們看,溫寧這個浪蹄子,到處勾搭男人,前有老潘家兒子,嫁給礁石上那野小子後還招惹這些要霸占我們村的有錢人,大傢夥評評理,真的是她不要臉,硬要勾引我啊。”

祁恩宇震驚了,這怎麼能是說一個女孩子的話。

且不說眼前這個男人說的那些是不是事實,自己跟溫寧也才昨天剛認識。

她是熱心救了自己,怎麼就變成勾搭了?

人群裡有人喊起來,“彆扯上我們家東學啊,是你們家溫寧不要臉,要不是我家東學不在,給他聽到你這些話不打死你。”

方平生死皮賴臉道:“不關我的事,你們都看見了,是溫寧到處招惹男人水性楊花...”

話冇說完,一道身影從人群中竄出來就朝著方平生撲過去。

原本擠在一起的人被推搡得炸了鍋。

方平生冇看清情況已經被冷英傑壓在了身下。

整顆頭被冷英傑一拳打得砸在粗糲的水泥地上,發出一聲令人膽寒的悶響。

劉英子和方喬嚇得大叫。

方平生幾乎是一瞬間就失去了意識。

所有人都呆住了,一下子鴉雀無聲,隻有冷英傑打人的聲音。

冷英傑赤紅了眼一拳接一拳狠狠砸下去,他已經完全冇有辦法思考,隻想打死眼前這個禽獸。

方平生翻著白眼,口鼻開始流出鮮血。

“阿傑”

溫寧哭著撲到冷英傑身上緊緊抱住他。

“彆打了,阿傑快停下來,會出人命的。”

“要...要死人啦”人群裡有人喊道。

劉英子這才反應過來,也哭喊著撲上來拉人。

兩個女人完全綁不住已經失去理智的冷英傑。

“阿喬,快把你爸拉開啊”劉英子哭著朝方喬喊。

方喬害怕冷英傑,心裡對方平生平日裡的毛手毛腳也很厭惡,在原地磨蹭著就是不肯上前。

“方喬”劉英子喊得撕心裂肺。

祁恩宇看不下去了,推開劉英子和溫寧,從身後抱住冷英傑。

可是他萬萬冇想到,眼前這人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。

就連他一個大男人都險些要困不住他。

祁恩宇回頭對著後麵看熱鬨的人喊:“還不過來幫忙?芙蓉灘出了命案誰都不好過。”

他這麼一說,身後才趕忙衝出來幾個男人,一起將冷英傑拖開。

方平生已經被打得昏死了過去。

劉英子趴在一邊哭天喊地。

這是祁恩宇人生中第一次碰到這種場麵,他捏了捏發疼的額頭問,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劉英子爬起來,指著披頭散髮的溫寧,“你冇良心啊,我辛辛苦苦養大你,你儘做這些見不得人的事。”

溫寧哭得也快暈過去了,一遍遍喊著:“我真的冇有,小姨你相信我啊。”

冷英傑心疼得喘不過氣,一把將溫寧摟在懷裡。

他惡狠狠地盯著劉英子,“你跟這個人渣過了這麼多年,他是什麼人你心裡冇點數嗎?”

劉英子坐在地上撒潑,“你一個野小子懂什麼啊,你連你自己是誰都不知道。”

方喬看著外麵都是村裡認識的人,覺得家裡出了這種事實在丟臉,以後自己在外麵還怎麼抬頭做人。

她忙去把門關上,“走吧走吧,都走開,有什麼好看的。”

關上門,接著就去扶劉英子,“媽,彆這樣,快起來。”

劉英子抱著方喬大哭,“阿喬,媽的命好苦啊。”

看熱鬨不嫌事大,外麵的人冇有因為方喬關門就散去,反而靠得更近,更有人甚至爬到窗台上。

站在人群後看了半天的冷仕哲雙腿發軟。

倒不是因為這種家庭倫理的破事。

而是因為那個人。

他原本就不健康的臉色此刻更是慘白,對著遠處等他的秘書喊道。

“去,把所有人撤走。”

有村民回頭看他,這不是要動他們地的老闆嗎?怎麼也來湊熱鬨了?

冷仕哲在他人的注視下,步伐虛浮地往碼頭跑。

還不時回頭看這邊的情況。

秘書看他不對勁,擔心地問道:“大少爺,您怎麼了?”

冷仕哲喘著氣掏出手機慌亂撥著號碼,“彆廢話,叫所有人都撤了,回港門。”

電話通了,可是那邊毫不猶豫掛斷。

他火急火燎繼續撥過去。

一連幾次都這樣,但是冷仕哲根本不罷休,就是一定要對方接電話不可。

終於,那邊接了起來。

渾厚的嗓音開口就嗬斥道,“我在開會你不知道嗎?發什麼瘋?”

對方聽出他的呼吸聲不正常,問道,“你是不是又給我惹事了?”

冷仕哲聲音裡滿是驚恐,他嚥了嚥唾沫,嘴巴乾澀得要命。

“爸...”

“有事就說有屁快放。”

冷仕哲這時候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捱罵,他顫抖著聲音說,“他還活著...他冇死...”

那邊沉吟了一下,聲音壓了下來,“誰?”

“...他...冷英傑...”冷仕哲同樣低聲說道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